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贵人鸟引入阿里体育做校园赛事 是利好消息吗?
莎拉. 保尔森不在乎你怎么看她和大荷兰泰勒的关系
产经
2018年05月23日 评论:0 浏览次数:2

莎拉. 保尔森并不关心潜在的批评她与其他女演员荷兰泰勒的关系。 43岁的保尔森和75的泰勒已经约会了三年...

Antstalk蚂蚁分享预测年内大中华移动终端广告市场份额将破千亿
商业
2018年05月23日 评论:0 浏览次数:17

【本报/网/台记者专讯】近年来,随着移动智能终端设备的普及、互联网累计流量的增长以及互联网用户的增加...

凯儿得乐2018年度公益启动暨新品发布会在京举办
新闻
2018年05月23日 评论:0 浏览次数:32

5月21日,凯儿得乐2018年度公益启动暨新品发布会在北京水立方举行。原卫生部医政司司长,中国医院协会副...

FDA 批准柯多娃药物公司 Doptelet (avatrombopag) 片优先审查
新闻
2018年05月22日 评论:0 浏览次数:18

柯多娃制药公司 (纳斯达克: 柯多娃) 在星期一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对其一家子公司的重大更新后...

为什么消费者报告不推荐特斯拉型号 3
新闻
2018年05月22日 评论:0 浏览次数:13

消费者报告最近回顾了特斯拉型号 3, 虽然汽车提供了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特点, 也有一些明显的缺陷。隆隆...

Antstalk蚂蚁分享预测年内大中华移动终端广告市场份额将破千亿
2018/05/23 浏览次数:17 评论:0
2018/05/21 浏览次数:20 评论:0
2018/05/21 浏览次数:30 评论:0
2018/05/18 浏览次数:68 评论:0
2018/05/17 浏览次数:46 评论:0

贵人鸟引入阿里体育做校园赛事 是利好消息吗?

发布时间:2017/12/14 新闻 浏览次数:241

12月11日,贵人鸟(行情603555,诊股)披露对外投资进展公告称,旗下子公司康湃思体育将以旗下部分赛事项目的权利合作授权形式引入阿里体育等第三方,协力运营校园体育赛事。

《证券日报》报道称,贵人鸟谈及对上市公司的影响时表示,上述赛事项目能够成功引入阿里体育等合作伙伴,为公司体育产业投资的未来变现提供了保障,符合公司及全体股东的利益。过去几个月,贵人鸟股价一路走低,公告发布后的第一个交易日,12月12日,贵人鸟股价未受提振,午盘收跌,报17.6元/股。

贵人鸟公告显示,从今年2月至今,已陆续与四家运营方签署授权协议,授权其运营包括中国校园足球联赛、中国大学生排球联赛、中国大学生马拉松联赛等7项校园赛事。其中,“中国校园足球联赛”一项耐人寻味,因为中国并没有这项赛事的存在,贵人鸟的公告为何为犯这种错误?

“中国校园足球联赛”很可能是指处于纠纷中的大学生足球联赛。近日,媒体频繁报道大学生足球联赛运营权“一女二嫁”的新闻,一家名为优势传媒的公司向大学生体育协会发起诉讼,称手中2012-2022年大足联赛的独家运营权被大体协恶意违约中断,转卖给了阿里体育。

11月10日,阿里体育宣布签下独家大足联赛运营权,当时阿里体育对外称,是与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签约,贵人鸟这则公告可能表示,阿里体育实际是与贵人鸟的子公司康湃思签的约,但阿里体育对此避而不谈。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贵人鸟称,康湃思是旗下子公司。根据《公司法》,子公司是指一定数额的股份被另一公司控制或依照协议被另一公司实际控制、支配的公司。母公司与子公司之间的控制关系是基于股权的占有或控制协议。

查阅工商资料发现,康湃思由大体协和中体协合资成了《中国学校体育》杂志有限公司,出资50万成立。随后到当年11月,贵人鸟股份、虎扑及尤尼斯体育以参股形式进入该公司。

同时,康湃思将其注册资本提高到500万,按照当时的出资情况,大体协方面和贵人鸟,各出资185万,各占37%股权,尤尼斯出资100万占20%,虎扑则出资30万占6%。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贵人鸟还是虎扑体育的第二大股东。

2016年11月,尤尼斯退出,大体协方面持股比例升至57%,成为名义上的大股东。

那为何康湃思是贵人鸟是子公司?《公司法》称,除股份控制方式之外,通过订立某些特殊契约或协议而使某一公司处于另一公司的支配之下,也可以形成母公司、子公司的关系。因此,贵人鸟很可能与大体协私下达成了某种协议,成为了实际控制人。

康湃思从何而来?其与大体协有着怎样的关系?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又何以成为如此众多官方赛事的拥有者?

2015年5月,贵人鸟、虎扑体育、尤尼斯体育三家公司与大体协、中体协等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书》,该协议一致同意成立合资公司,并由大体协、中体协授予该合资公司所有中国校园体育赛事的商业推广权、赛事转播权、广告开发权、商业开发权、相关知识产权等一系列独家权利,授权期限为 20 年。

2015年时,由于大体协与众多赛事运营方的合同并没有到期,这其中就包括与优势传媒在2012年签订的有关大足联赛十年独家运营权的协议。在此背景下,这家名为康湃思的公司实际在过去两年并无用武之地,且不具有真正意义上的“独家权利”。

但将旗下所有赛事商业运作授权,全部转移至一家合资公司名下,大体协当时的想法昭然若揭。一位体育行业人士分析,过去两年,正是国内校园体育赛事蓬勃发展的黄金期,各体育协都会想办法提升赛事商业运作价值,而通过合资公司授权显然更加自由灵活,且可以将赛事权益和体协本身的管辖范围分隔。

不过,按照当时的情况,由于贵人鸟间接持股虎扑体育,康湃思大股东实际上是贵人鸟,并不是大体协。可是在其工商资料中,该公司的法人代表直到2016年之前,都是大体协秘书长、国际大学生体育联合会主席杨立国。

不知是因为股权关系还是避嫌,杨立国的法人身份随后在2016年1月被郭飞取代。郭飞是尤尼斯体育的监事,而尤尼斯体育唯一股东崔灿,是另一家名为康湃思(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值得关注的是,虽然尤尼斯在2016年底退出了康湃思,并将其股权转移给了大体协,但郭飞,崔灿等目前仍在康湃思各公司内任职。

贵人鸟的一纸公告,令过去两年大体协及旗下赛事与运营方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浮出水面。需要注意的是,在今年11月大体协与阿里体育签约将大足联赛未来十年的运营权授予后者时,这家名叫康湃思的公司并没有被提及。

但在康湃思的公告中,其在众多赛事合作中扮演的都是主授权方的角色,其中阿里体育扮演被授权方的,就有四项联赛,而在这些条款中,大体协及中体协,扮演的都是“其他签署方”的角色。

不公布主要授权方,却由“其他签署方”来公布合作,对于这样的做法。有法律界人士认为,在授权交易中有第三方参与时,对其进行隐瞒的信息披露,尤其是对于贵人鸟这样的上市公司,明显有失偏颇。而贵人鸟也在11日的公告中称,康湃思系公司在校园体育产业布局的重要平台,并认为其实公司在体育产业投资的变现保障。

此外,康湃思的浮出水面,也引出了更多的问题。以大足联赛为例,在当时仍然处于和优势传媒合同有效期内时,大体协擅自将旗下所有赛事的运营授权打包授予第三方合资公司,这样的做法是否存在违规?另外阿里体育与大体协此前签订的战略合作期限为十年,但在贵人鸟的公告中,康湃思向阿里体育授权的四项赛事都仅有五年的合作期,那么剩下的5年,大足联赛的归属又该何去何存?贵人鸟这纸公告,是否真的能为公司带来利好,尚有待观察。

 

 

 

 

来源:光明网

http://share.gmw.cn/sports/2017-12/12/content_27083037.htm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