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地中海宿敌再度剑拔弩张:希腊土耳其为油气资源擦枪走火
  • 企业资金短缺、经营面临难题?“政企芯”助力难关!

    企业资金短缺、经营面临难题?“政企芯”助力难关!

    发布时间:2020/12/15

    “如果没参加政企芯的座谈会,我们工程面对的问题和困境就不会引起政府的重视,我们也不会成功贷到款项,真的感谢政企芯平台的助力,还有政府方面的多方协调,才为我们解决了燃眉之急。”说到这里,浙江省杭州市某...

  • 何止好看!第十代索纳塔获奖设计背后的实用主义

    何止好看!第十代索纳塔获奖设计背后的实用主义

    发布时间:2020/04/01

    “美观性”和“实用性”的融合一直以来都是设计界的难题,汽车设计也是如此。 在现代汽车设计中,优秀的作品在设计之初就把整车的“美观性”和“实用性”并列作为重点。作为第一款基于全新i-GMP平台打造的车型,第十代索纳塔...

  • 索尼正在放缓欧美的PlayStation下载速度

    索尼正在放缓欧美的PlayStation下载速度

    发布时间:2020/03/31

      索尼今天宣布将对美国的PlayStation下载进行更改,这反映了本周早些时候欧洲的类似变化。也就是说,它会减慢或延迟游戏的下载,以期在社交孤立期间帮助管理流量。 由于我们所有人都在室内度过更多的时间,...

  • 欧洲刑警组织追捕利用冠状病毒大流行的黑客

    欧洲刑警组织追捕利用冠状病毒大流行的黑客

    发布时间:2020/03/31

      欧洲刑警组织(Europol)希望您放心,它正在利用网络犯罪分子,通过利用冠状病毒危机来窃取您的个人数据和节省资金。 该机构在一份新报告中指出了黑客在大流行期间采用的一些最常见的战术,以诱骗受害者。欧...

  • 第三批专项债六月底发完 项目完成审核

    第三批专项债六月底发完 项目完成审核

    发布时间:2020/04/06

    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4月3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年以来,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财政部提前下达了2020年部分新增专项债券额度12900亿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全国各地发行新增专项债券1.08万亿元,占84%,发行...

  • 国美零售转型加速 携拼多多“迎战”零售业大考

    国美零售转型加速 携拼多多“迎战”零售业大考

    发布时间:2020/04/06

    随着国内疫情初步得到控制,零售消费市场也在逐渐恢复运转。日前,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办新闻发布会。商务部消费促进司负责人王斌在会上指出,将千方百计促进消费回补和潜力释放,壮大新型消费和升级消费,扩大...

  • 美新冠疫情蔓延,建霖家居等IPO企业受累

    美新冠疫情蔓延,建霖家居等IPO企业受累

    发布时间:2020/04/06

    编者按: 随着疫情蔓延,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突破百万,累计死亡超5万例,其中,美国确诊超过23万例,欧洲确诊超过50万例。作为全球经济重要力量的欧美地区,其疫情将对IPO企业产生什么影响? “有一天美国将成...

  • 信托代销哪家强?招行去年赚64亿

    信托代销哪家强?招行去年赚64亿

    发布时间:2020/04/04

    证券时报记者 杨卓卿 随着银行年报密集披露,一些行业巨头代销信托产品的情况也浮出水面。 证券时报记者注意到,“零售之王”招商银行2019年代销的信托产品规模超过3000亿元,借此实现64.32亿元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

地中海宿敌再度剑拔弩张:希腊土耳其为油气资源擦枪走火

发布时间:2020/08/20 财经 浏览次数:120

特约作者 | 钱伯彦

“我要求土耳其当局立即停止此类活动,并立即与欧洲联盟开展全方位的对话,这是唯一能够带来(地区)稳定的解决方法。”

这则有着些许最后通牒意味的声明,来自当地时间8月16日深夜的欧盟首席外交代表约瑟普·博雷尔。在他身后则是立场一致的欧盟27国外长。

之前的8月14日,希腊选择动用《欧洲联盟条约》第42条第7段落召开了欧盟外长特别峰会。该段落规定,“在某一成员国主权遭到军事打击时,其他所有成员国需在力所能及范围内给予援助”。

而希腊人认定的“军事打击”所指的,便是土耳其海军与希腊海军近日以来在东地中海上不断升级的区域冲突。

这一冲突的最高潮发生在8月14日。

当日,土耳其勘探船“奥鲁奇雷斯号”在5艘土耳其护卫舰的簇拥下,驶入希腊罗德岛以南的争议海域,以寻找位于东地中海黎凡特海盆之下可能蕴藏的天然气资源。希腊海军则派出至少3艘护卫舰拦截土耳其舰队。

据希腊当地媒体报道,2艘希腊和土耳其的护卫舰在拦截过程中发生碰撞。当天夜间,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发表讲话称:“我们已经说过了,不要试图攻击我们的奥鲁奇雷斯号,否则便会付出高昂的代价,今天他们得到了(土耳其的)答案。”

相比于埃尔多安的强硬表态,希腊国防部至今仍对事件不置可否。

此类撞击事件已非第一次发生。一周之前的8月11日,舷号为F 451的希腊海军埃利级导弹护卫舰就与舷号为F 247土耳其海军护卫舰凯马尔·列伊斯号同样发生了舰体之间的碰撞。土耳其军方第一时间将此称为挑衅,而希腊国防部则表示只是微小的碰撞。

不过,希腊人看似忍让的态度并不意味着雅典方面决心向土耳其低头。因为与此同时,希腊海军至少4艘精锐导弹护卫舰正与地中海的传统海权霸主法国海军在克里特岛南部海域开展联合军演。巴黎方面除了派出拉斐特号护卫舰和雷电号直升机母舰之外,还于8月13日派出两架阵风战斗机从塞浦路斯飞往克里特岛,并在飞行途中直接掠过土耳其的船队。

希腊与土耳其两国在东地中海的矛盾其实由来已久。

由于百年前的历史遗留问题,希腊占据着爱琴海上的几乎所有岛屿,并极大地压缩了土耳其的专属经济区面积。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从领海基线算起的200海里范围均为单一国家的专属经济区。若该专属经济区内存在他国岛屿或领土,则以两国的领海中线为专属经济区边界。

在此次发生冲突的罗德岛和卡斯特洛里佐岛海域,专属经济区边界问题体现得最为明显。尤其是卡斯特洛里佐岛距离希腊本土超过500公里,但距离土耳其海岸线却仅有2公里,土耳其的专属经济区也因此从200海里直接被压缩至1海里。

卡斯特洛里佐岛的存在使得土耳其的专属经济区在红色箭头方向被严重压缩。图源:young-diplomats

但是作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非签署国,土耳其仅承认岛屿的12公里领海主张,而明确否认岛屿拥有任何专属经济区,因此安卡拉也视希腊对该海域的经济主张为缺乏法律依据。除了法律上的不同诠释之外,土耳其还在塞浦路斯问题上找到了扩大专属经济区的突破口。

塞浦路斯虽然陆地面积还不到1万平方公里,但岛上却同时存在着以希腊族为主的塞浦路斯共和国、以土耳其族为主的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联合国维和部队管理的缓冲区以及英国军事基地四个政治实体。虽然其中的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政权在全球范围内仅有土耳其一国承认,但北塞浦路斯若能变成独立国家,也确实将一次性带走塞浦路斯超过四分之一的专属经济区。

土耳其试图分裂塞浦路斯的态度,自然也引发了希腊族和希腊的不满。自从1974年土耳其正式出兵北塞浦路斯之后,希腊和土耳其之间的对抗便成为常态。

1996年,在希腊希俄斯岛上空,希腊空军的4架幻影2000战斗机与土耳其空军的2架F-16爆发了军事冲突。最终希腊空军击落一架土耳其的F-16并造成飞行员一死一被俘,两国当时也因此无限接近战争边缘。

此后在欧洲大国的调停下,希腊和土耳其于2002年开始进行专属经济区划分的谈判。但在经历了漫长的60轮谈判之后,土耳其最终在2016年3月彻底退出。而导致希腊与土耳其之间谈判始终无果、甚至倒退的关键因素之一,便是近年以来在东地中海海域内不断被发现的巨量油气资源。

2010年,以色列人率先在黎凡特海盆发现了储量达6200亿方的Leviathan气田,之后以色列和埃及又分别发现了Tamar和Zohr两大气田。其中Zohr气田储量高达8500亿方,不仅一举刷新了该地区的气田储量纪录,而且该气田距离塞浦路斯专属经济区仅有一线之隔。这也意味着塞浦路斯的专属经济区内很大概率也存在着大量油气资源。

事实上,意识到本国专属经济区内富含油气资源的塞浦路斯之后迅速完成了除北部海域之外的勘探许可证划分,这些许可证很快被意大利埃尼、法国道达尔、埃克森美孚等国际石油巨头一抢而空。

2018年至2019年之间,埃尼等石油公司连续在塞浦路斯专属经济区内发现了共计4500亿方的Glafkos、Calypso等一系列气田。根据塞浦路斯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CNHC的估计,该国专属经济区内的天然气储量至少为1.7亿方,有望超越挪威成为欧洲第一大天然气资源国。

黎凡特海盆内近年来连续发现多个大型气田。图源:Natural Gas World

在东地中海问题上,除了希腊与土耳其这对世仇围绕着油气资源的矛盾之外,另一个令土耳其感到不安的现实则是安卡拉方面的边缘化地位。

1月16日,总部位于埃及开罗的“东地中海天然气论坛”EMGF正式成立。这一被称为东地中海版欧佩克的地区组织主要聚焦于黎凡特海盆内的天然气资源共同开发利用,并吸引了意大利、埃及、希腊、塞浦路斯、约旦、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七个国家加入。此外,法国正在考虑作为第八个成员国加入其中,而美国也同样是该组织的观察国,但唯独地区强国土耳其被排除在外。

2017年夏季和2018年初,被孤立的土耳其决定派出海军骚扰并驱逐在塞浦路斯海域工作的埃尼公司勘探船。该举动导致希腊、法国、意大利三国海军与土耳其军舰的对峙,双方最终在美国布什号航母入场之后握手言和。

或许是意识到单纯的骚扰效果有限,土耳其于2019年7月开始决定也派出本国的勘探船强行在塞浦路斯海域进行勘探和岩芯取样,以强调该国的专属经济区主张。不过,之后在欧洲各大国的调停和施压之下,土耳其决定暂停其勘探工作。

而此次已经沉寂了一年之久的海域纷争再次被点燃的直接导火索,则是于两周前的8月7日希腊和埃及签署的海上边界协议。协议中两国就专属经济区的划分达成了一致。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第一时间将该协议称为“海盗协议”。三天之后的8月10日,此次海上冲突的主角土耳其的奥鲁奇雷斯号便在埃尔多安的指示下前往争议海域勘探。

讽刺的是,希腊、埃及这两个原先联系并不紧密的国家急于签署协议的直接原因,则要追溯至去年11月土耳其和内战中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署的海事管辖权谅解备忘录。土耳其和利比亚在备忘录中无视东地中海上包括克里特岛在内的希腊诸岛屿,直接划分并确认了两国之间专属经济区的边界。希腊、塞浦路斯和埃及均认为此举是土耳其乘利比亚内战之危,以寻求在东地中海更大面积的专属经济区,并严重损害了三国的经济利益。

此外,土耳其在“蓝色祖国”(Mavi Vatan)的口号下于东地中海上频繁出击的背后,还有希望以此解决土耳其里拉快速贬值的经济动机。

“汇率波动经常发生,来来往往(很正常)”,埃尔多安在8月9日似乎轻描淡写的表态背后,是土耳其里拉长达5年的贬值。尤其是在新冠疫情爆发以后里拉更是出现了加速贬值。2月以来,里拉对欧元的汇率已经从1:6.5迅速跌至1:8.7。

除了土耳其高达12%的通货膨胀率与土耳其央行降息的“组合拳”之外,该国常年的贸易逆差也被安卡拉政府视为里拉萎靡不振的因素之一。而通过摆脱化石能源依赖、甚至跃升为能源出口国无疑将成为土耳其经济的一剂强心针。

“我们不寻求无意义的冒险和地区冲突,对话和谈判是解决东地中海问题的唯一出路”,即便是强硬的埃尔多安至今仍对外表明愿意对话的积极态度。在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调停下,土耳其和希腊均已同意将在8月28日开始继续展开有关专属经济区划分的第61轮谈判。

不过,就在8月18日,另一艘土耳其勘探船亚武兹号仍然启航前往争议海域,其勘探活动将持续至9月15日。第61轮谈判无果而终似乎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