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6月美联储渐进式加息 亚洲新兴市场变成资本外逃“重灾区”
顶级基金经理购买医疗保健类股票成功避免美股三大指数下跌造成的影响
产经
2019年01月16日 评论:0 浏览次数:3

去年表现最佳的美国增长基金经理正在考虑美国股市近期的下跌,以增加他们预期将继续扩张的公司的赌注,...

摩根大通积极测试区块链的银行间支付技术并加入SWIFT推出的基于区块链的新系统
区块链
2019年01月16日 评论:0 浏览次数:8

尽管摩根大通的首席执行官Jamie Dimon称比特币为“骗局”,但该行一直在积极测试区块链技术的用例。去年8...

2015-2018年纳斯达克先后推出股权交易平台Nasdaq Linq、NFF、Nyiax、“区块链经济指数”
区块链
2019年01月15日 评论:0 浏览次数:12

2015年,纳斯达克宣布推出基于区块链的股权交易平台Nasdaq Linq。该平台通过区块链技术,支持企业向投资...

2018年IBM推出区块链支付系统测试版并与与哥伦比亚大学推出2个孵化区块链应用程序的孵化器
区块链
2019年01月15日 评论:0 浏览次数:11

IBM于去年9月为其研发的区块链支付系统(Blockchain World Wire)推出测试版,该项目通过Stellar协议帮助...

《电动汽车安全要求》《电动汽车用动力蓄电池安全要求》《电动客车安全要求》三项强制性国家标准将发布
新闻
2019年01月11日 评论:0 浏览次数:28

“没有安全,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就没有未来。”1月10日,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司副司长罗俊杰在《电...

无界融合,家具展新布局为行业发展赋能
2019/01/10 浏览次数:25 评论:0
2018/12/20 浏览次数:91 评论:0
2018/12/19 浏览次数:103 评论:0
2018/12/19 浏览次数:88 评论:0
2018/11/27 浏览次数:89 评论:0

6月美联储渐进式加息 亚洲新兴市场变成资本外逃“重灾区”

发布时间:2018/06/27 新闻 标签:亚洲新兴市场资本外逃浏览次数:332

“今年4月(拉美)和6月(亚洲)的市场波动,实际上是新兴市场更大范围调整的两个不同阶段。”汇丰银行亚洲经济研究部联席主管范力民(Frederic Neumann)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鉴于亚洲各国拥有庞大的外汇储备和资本充足的银行,它们的处境相对稳健。

他还表示,得益于中国强劲的需求,亚洲新兴市场的增长基本面依然向好,亚洲地区的经济体能够很好地应对这些外部挑战。

 

 

从拉美到亚洲新兴市场上演资产抛售潮

近期美元强势上涨,美元指数接连突破93、94大关,在6月19日更是一度冲上95,创2017年10月来的新高点。此波美元走强在新兴市场掀起了一阵风暴,先是五月初以来,阿根廷比索、巴西雷亚尔、土耳其里拉和南非南特等率先“中招”。

进入6月以来,国际金融环境变得更加复杂。6月21日,因泰国央行宣布维持利率不变,泰铢兑美元一度下挫0.5%,触及去年11月中旬以来最低位,6月25日,泰铢兑美元继续下跌;6月6日至6月25日15时,韩元兑美元亦累计重挫4.5%。

亚洲方面,彭博摩根大通亚洲美元指数(ADXY)自6月6日至今,持续了近3周的跌势,已跌至2018年来的新低点。

6月25日,亚洲几个新兴市场货币兑美元再度下跌——菲律宾比索兑美元下跌0.44%、印尼盾兑美元下跌0.48%、泰铢兑美元下跌0.09%、韩元兑美元下跌0.52%。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自6月7日以来,印尼、马来西亚、韩国、菲律宾等多个新兴市场股市延续跌势。6月7日至6月22日收盘,韩国综合股价指数(KOSPI)在两周多的时间内累计下挫4.6%。同期,印尼雅加达综合指数(IDX)回落4.2%,泰国SET综合指数回落5.7%;在6月20日进入熊市后,菲律宾PSEi指数在6月21日再度大跌逾2%,创2017年1月以来新低,并进一步跌至熊市区域,该指数从1月26日的历史高位已累计下挫超20%。此外,MSCI AC亚太指数自一月底的峰值已累计下挫9.7%。

6月25日,亚洲新兴市场涨跌不一,韩国KOSPI指数小幅收涨0.028%、印尼雅加达综合指数收涨0.38%、泰国SET综合指数收跌0.1%、菲律宾PSEi指数继续下挫,收跌1.08%。

亚洲新兴市场创2008年以来最快资本外流速度

尽管许多新兴市场投资机构都对亚洲市场的经济基本面赞不绝口,但随着全球流动性开始紧缩,一些人逐渐开始发出警告——即使是那些增长前景和债务融资前景良好的亚洲新兴经济体或许也免不了受冲击的命运。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在美联储渐进式加息的背景下,美元不断走高,年初至今,新兴市场国家已经累计收紧货币政策超过20次。

据国际金融协会(IIF)最新公布的数据,继美联储6月14日宣布今年第二次加息后,海外投资者共从新兴市场资产撤出高达55亿美元的资金,其中42亿美元来自股市,13亿美元流出债市,亚洲新兴市场也成了本次资本外逃的“重灾区”。

6月11日~6月15日当周,在美国上市交易的新兴市场相关ETF基金,创下2014年1月来最大整体资金流出规模。其中,有27亿美元的资金从发展中国家及地区等相关的ETF基金撤出,为一年多以来最高单周流出量,且是前一周的7倍左右。

EPFR数据显示,在截至6月20日的一周里,全球股票基金的周资金流出量创下了81亿美元的纪录,全球新兴市场股票基金的资金流出量也创下了60亿美元的纪录。过去一周,美国股票基金的资金流入量为51亿美元,与全球和新兴市场基金的资金流出形成鲜明对比。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对亚洲新兴市场持悲观态度——美银美林上周一发布的一份研报中指出,预计在今年年底前,包括泰铢和菲律宾比索在内的部分亚洲货币将略有升值。《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注意到,在年初至今表现最好的10种新兴市场货币中,有6个来自亚洲市场,首当其冲的是马来西亚林吉特和人民币。

目前,欧美央行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持续,加上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日趋严重的影响,全球市场避险情绪高涨。彭博社汇编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投资者从印度、印尼、菲律宾、韩国、泰国等亚洲新兴经济体股市撤出资金已达190亿美元,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快的资金外逃速度。

如今在美联储持续加息、美元不断攀升、全球流动性逐渐紧缩的环境下,新兴市场已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先后遭遇冲击。

姓 名:
邮箱
留 言: